墨沙墨墨籽

可能不回来了吧【笑】

头像出处@黑泽MIKO大大

对不起。。。。我可能坚持不下去了啊!【努力微笑】

你倒是捞琴啊!!!😭
【自设瓶子太郎w】
【画的超级烂请注意】

晚安系列①

  烛台切X审神者   乙女向  ooc  ooc  ooc!!!

  反正小段子【摊手.jpg】总之又是除草系列【笑】


                                                                                                                                          

  

  “今夜月色真好啊!”忙完一天内番工作洗去一身尘埃的烛台切,在踱步回自己房间时望着窗外皎洁明月感叹道。在定步欣赏了了会儿月色后,察觉到天色实在过晚,烛台切便又起步向着寝室走去。

     路过审神者的房间时,微弱的灯光吸引了烛台切的注意。好奇的烛台切不假思索微微推开了审神者的门:只见平时早应熟睡的审神者背对着他在挑灯翻看着什么,并没有察觉到烛台切在注视着她。

     以为审神者在翻看什么黄色书籍的烛台切缓慢的推开了审神者的房门,压低了呼吸和脚步声走向了毫无察觉的审神者。出乎他意料,审神者并没有在看有关他的黄色书籍,而是翻看着他不太懂的什么资料。

     烛台切微微诧异了片刻,微笑着俯身跪下抱住了审神者的腰。受到惊吓的审神者尖叫了声往后一靠,烛台切借势更是搂紧了审神者的腰,顺道还把下巴轻靠在审神者的肩膀上,低声对着审神者的耳朵边说道:“这么晚还不睡,难道是等着我来恩?”引得审神者勾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过期之应

清水向玻璃渣!玻璃渣!玻璃渣!(注意)


三日月x审   有没有ooc我也不知道   不喜欢可以右键拒绝撕逼谈人生


真·小学生文笔  


久违的给lof除个草2333

 

上次战扩立的falg,谁进了e4最后一个沟近侍一个月+祭品。。。于是爷爷拿到了2333

 

以上都不介意者,请往下看


1

这个本丸的三日月宗近喜欢审神者已经是全本丸刀皆知的事了。可是似乎对方并没有任何意思,三日月感到很苦恼。

他向全本丸的刀申请过求助,无论是歌仙提出的俳句还是烛台切的玫瑰花攻略都没有成功过。前者审神者当成了垃圾,后者送了出去换来了一个月的畑当番。最后三日月只能自暴自弃的等待审神者发现他对她的感情,虽然对于三日月来说这也不大可能实现。

说起来也奇怪,这个本丸从来没换过最受审神者们欢迎的春景,最常用的反而是使用的是秋景。这点本丸里的莺丸和歌仙都向审神者请求过,希望换上春景,顺道可以开个赏樱宴庆祝。可惜审神者以小判不足,太过浪费为由拒绝了两人的请求。在两人哀怨的眼神攻击下,审神者照旧面不改色的喝着茶,欣赏着宛如血染的枫叶……

 

2

“不好了!”外出归来的药研一改冷静突然在本丸焦急的大喊,一如既往的安静被打破了。大家急急忙忙的集合在手入室,好奇的等待能让冷静如斯药研惊慌的消息。一期连忙递了杯温水给跑气喘嘘嘘的药研。

药研接过一期的水,一口气喝完冷静了会说道:“隔壁的审神者离职了你们知道吗?”,“离职了?不是说审神者是终身制的吗?”和泉守惊讶的说。

作为早期刀的莺丸悠悠然的回答和泉守道:“不一定哦!审神者签约分为两种;一种为期限制,就像隔壁的审神者一样;还有一种是终身制,不过我倒是很少见到签终身制的审神者呢!至于主殿……我也不清楚她当初签的是哪一种。”

“万一主上签的是期限制怎么办?”乱焦急的对着莺丸问。“我……我不想主上走!”五虎退略带哭腔说道。不等莺丸和清光回答,全体短刀开始躁动不安起来。五虎退和秋田已经控制不住在那小声抽泣,;小夜默默地拿起柿子放在嘴边,然而眼角不断溢出的眼泪出卖了他;信浓和今剑想跑向审神者问清楚结果被骨喰和药研拉住了,正在和他们纠缠,“放开我,我要找主上问清楚!”信浓对药研大喊。药研见状立马对着信浓和今剑吼:“够了,不要给大将添麻烦!”。

大家不得不话题不得不因为短刀们的失控中断,转而开始了安慰短刀大计划。不过除短刀以外的刀们也理解短刀们的失控,毕竟审神者格外宠爱短刀,每次万屋回来必定会给短刀们带各种零食;平时工作时间除外基本也是陪短刀们玩耍居多。

 

3

夜晚,睡不着的三日月选择赏夜枫打发漫漫长夜。刚走到回廊,只见常用的秋夜景换成了梅雨景,而一向早眠的审神者,坐在往常三日月所坐的位置上喝起了茶。对于三日月的突然到来,审神者并未感到奇怪,还顺道帮三日月倒上了杯茶。

三日月感到诧异,但还是坐到审神者的对面,端起那杯尚且温热的茶,刚想喝一口时,一直望着被雨淋湿的紫阳花微笑不语的审神者突然开口:“这么晚了三日月殿还没休息?有什么小事能劳您牵挂?”三日月见一向不管刀私事的审神者问起了自己,连忙放下捧在手里的茶,用宽大的袖子遮住自己嘴边挡不住的笑意看着审神者答道:“区区小事不敢劳烦主殿。”

“哦?区区小事还能让我们的三日月殿失眠?”审神者略带揶揄的问,一直看向紫阳花的眼神也转向了一旁的三日月。见审神者执意要问个清楚,三日月只能选择如实交代……“哈哈哈哈哈!就为了这个吗?至于嘛!”了解了三日月的失眠原因之后,审神者大笑不止,连握在手里的茶都倒出去了些许,不经意间衣服沾上了茶水。三日月见状,连忙用衣袖帮忙擦拭审神者被茶水打湿的衣襟。

 就在三日月手忙脚乱的用衣袖帮审神者擦衣物的时候,审神者突然一改不正经的脸色,俯身贴着三日月的耳边一本正经轻声说道“完全不用担心这种事发生哦!因为我还没完全看够三日月啊~”

 说完审神者又恢复了原来一直保持微笑的表情,视线也从三日月转回到了原来的紫阳花,继续品着早已凉透的茶。三日月见状便压下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压抑住心中的浮动,也学着审神者观赏那被雨打湿的紫阳花。只是那不时瞥向审神者的眼神也说明了三日月的压抑并不成功。

      三日月与审神者便就这样一直赏花喝茶到天明,本丸里的刀尽皆知,鹤丸一直嬉皮笑脸的问三日月有何进展。三日月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4

      在三日月向全体全体刀们说明了审神者的签约后,本丸回复了一如既往地平静。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审神者也由一个二八年华的少女成长为一个成熟知性的少女。三日月也见证了审神者由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成长为如今的称职老练审神者。两人之间的感情也没有再进展下去。

      正当大家以为日子就这么平淡无奇的过下去时,就在一日办公时,审神者突然吐血昏迷了过去。大家突然感到大事不妙,歌仙和烛台切连忙联系狐之助,希望狐之助能带医生治疗审神者。医生并没有来,因为狐之助一来到本丸看到审神者,便告诉了烛台切审神者灵力已枯竭,时日不多。大家都不相信,狐之助不得不请来了医生,然而医生的答案与狐之助如出一辙。这一天本丸的刀们都很安静,原来审神者安排的出战,内番全都停了。大家纷纷聚集在一起,为审神者祈福。

     审神者醒来已是第二天的事了,本丸的刀们十分默契的没有在审神者面前说什么,照旧在审神者面前如常。然而略微颤抖的手出卖了他们。审神者仿佛早已知晓了什么,一改往常不正经的笑,吩咐长谷部换上春景。大家感到诧异,长谷部更是出言反对:“主殿你身体欠安,现在换景对您身体是一种负担啊!”面对长谷部的反对,审神者笑着答道:“当初你们一直想要换上春景,现在满足你们不好吗?而且我突然好想看樱花嘛!”面对审神者难得的撒娇,长谷部换上了春景。

      终于换上了期待依旧的春景,然而大家的心情并不好,三日月尤盛。他私底下对审神者厉声呵斥,并劝说审神者尊重自己身体。然而被审神者:“人固有一死,我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超脱生死之外?”给噎了回去。三日月无法,便只能向长谷部申请近侍。长谷部同意了。

 

5

      就在三日月当上近侍的第三天,病中脸色惨白的审神者突然脸色红润了起来,她望着窗外飘洒的樱花许久,突然笑着对三日月说道:“三日月你帮我把柜子最里面的那一套衣服拿出来吧!在这样放着就没机会穿了。”

      三日月一边走向柜子,一边笑着反驳:“哈哈哈哈哈那可不一定的啊!我还期待……”反驳的话语还没说完,三日月便打开柜子最里面,出现的赫然是一套白无垢。三日月惊着了,他转头看向审神者,“不愿意吗?”审神者哭笑不得的对三日月说道。三日月盯着审神者呆了会,忽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愿意!当然愿意!”

      等审神者换好白无垢已经是下午的事了,毕竟审神者不会盘发,盘发这种事交给了次郎,以次郎不弄到最好不罢休的性格。拖这么迟也是正常。

      审神者走出门时,午后阳光刚好照到樱花树下,三日月站在樱花树下望着樱花,一听见审神者的脚步声,三日月立马转过身来。只见审神者换上了白无垢,纯洁无暇的白无垢对应着漫天的樱花惊艳了三日月,对于三日月来说此生记忆最深刻的莫过于此了吧。一直站着快不好意思的审神者娇嗔道 “你个呆子!还不快来扶我?你不知道这衣服有多重嘛!”        三日月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跑去扶审神者,扶着审神者坐在回廊上,望着漫天的樱花,两人一时说不出话来,然而握紧的两只手和两人微红的脸庞出卖了两人的心情。      过了不知多久,审神者突然开口:“哎呀突然感觉有些冷了呢!”三日月一听连忙将审神者抱在怀里。一直害羞的审神者不禁笑出了声,“呐,三日月……”

     “怎么了?”

     “我好像……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呢~”

     “是啊,怎么了?”

     “你就不期待吗?” 

     三日月并没有给予回答,反而抱紧了怀中的审神者。审神者呆了会,轻声笑着也抱紧了三日月

     就在三日月以为时间固定在这里时,审神者仿佛困了一样,笑着用越来越轻的声音说:“对不起哦~一直拖着对你的回答!对于那个问题我想说……”

     审神者的声音越来越轻,话还没讲完便靠在了三日月的怀里,仿佛就像是睡着了般。

      然而纷纷扬扬落下的樱花似乎揭示了什么。

     “我也思慕与你啊!主殿”过了许久,三日月抱紧了怀中尚且温热的身体,轻声笑着说道。眼角划过的泪终究也还是没落下……


拿什么拯救你!!!——①短刀小天使的笑


     此脑洞源自咸鱼的我在看鬼畜时突然想到:如果本丸里的短刀小天使在被姥爷吓哭正好本丸又没17哥该咋办?就一时兴起写了!(๑•̀ㅂ•́)و✧

    好吧其实还有本丸被拆了的怨念!_(:3)∠*)_【不要问我为啥看鬼畜会想到这个梗。。。只能说我脑洞大到无药可救!】
      
      欢乐向本丸

      依旧短小+小学生文笔+ooc=此文

      不介意就往下看吧!(´,,•∀•,,`)

———————————————————

      “今天的本丸安静的不像话啊!真好!”在茶室里和太爷爷喝茶的婶婶在感叹完之后又小酌了口茶,幸福的感叹道。

        坐在旁边的太爷爷点了点头又简言意骇的说“但愿能一直保持安静吧!”就在太爷爷话音刚落时,本丸另一边突然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声。
     

       与此同时,婶婶脑袋上出现一个大大的愤怒符号!“嘭”“的一声放下茶杯,气势汹汹的喊:“长谷部!!!”

       早就习以为常的长谷部早就在婶婶喊他的同时把吓哭短刀的真凶吊在树上,只等婶婶来教训。当然,这得很久之后了……

       “哇唔呜呜呜呜~”待婶婶来到短刀的房间外时,短刀的哭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的哭声顿时让婶婶欲哭无泪!
  

        #论没有17哥的的本丸如何哄短刀!!!#

        #求哄短刀不哭的三十六计!在线等!!急!!!#

      
       “啊啊啊不哭不哭!再哭下去婶婶的心都快碎了!”婶婶手足无措的一边哄着因为老虎变成七彩而伤心的五虎退,一边哄着因为糖果被抢走而大哭不止的秋田;还要抽空和鲶尾骨喰安慰因为头上爬满假毛毛虫受到惊吓大哭的前田和平野。至于小叔叔距鲶尾说是去安慰因为好不容易梳好的发型被弄乱而哭的乱去了。

        在经历了千辛万苦,赔上了无数小判和体力之后,终于在深夜和其他的刀哄好了哭唧唧的短刀。等把短刀都哄睡了,不等婶婶开口说什么,其他的刀已经“唰”的拔出了刀!为他们的小判和体力报仇!

       长谷部阴沉着脸对着婶婶说:“夜深了!主上赶紧去就寝吧!这件事就交给我们了!我们一定让他好!好!活!着!”但也离死不远了!长谷部内心补充道。说完交给了婶婶一副耳塞。

         烛台切咬牙切齿的说道:“上吧!是时候让我们的姥爷感受一下世界的惊吓了!”

        “啊哈哈哈,也是啊!毕竟他给了我们如此大的惊喜啊!总要给个回礼才好表达我们高兴的心情啊!”在一旁的爷爷云淡风轻的复议道,然而拔出三分之一的刀揭视了爷爷的心情。

 
      其他的刀都分别赞同的点了点头,都随着三位刀气势汹汹的向挂着姥爷的树走去,啥都不多说,拖着姥爷就往手合室走。至此至少今晚本丸充斥着姥爷的哭喊声。婶婶则心宽体胖(?)的去睡觉了,而且睡的格外的香甜。

   
        #让我们为惊吓鹤默哀三秒钟!只有三秒!不要多!_(:3)∠*)_#